首页 > 科技 > 正文

冲冠一怒为房租


更新日期:2018-08-19 13:24:12来源:网络点击:1161614
kisscat官方旗舰店,kisstudou,kiwi,龙族3下,龙珠改全集,龙珠第四部

      



因为竞争对手老板的一个电话,胡景晖被自己的老板“切割”了。

8月18日上午9点,在我爱我家工作18年的胡景晖突然在朋友圈发布辞职信,宣布辞去副总裁的职务。

胡景晖之所以辞职,是因为一天之前的一次采访。8月17日早上,我爱我家时任副总裁胡景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在争抢房源,完全破坏了正常房屋租赁市场”。8月17日晚间,我爱我家发布声明,称媒体所节选的胡景晖个人对房屋租赁市场的看法,仅代表其个人态度,并不代表我爱我家公司的观点。

这让胡景晖很恼火。他决定辞职,并将原因在朋友圈公之于众:链家董事长左晖给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谢勇打了个电话,他被迫被公司“切割”。

这条朋友圈,更像是在一线城市房租大涨背景下,中国房地产中介高层一次击鼓传花。胡景晖在击鼓鸣冤之外,把怒怨传给了左晖和自己效力18年的前东家。

8月18日中午,左晖发布声明,澄清是谢勇主动联系他,至于让我爱我家切割胡景晖,是谢勇自身选择。 左晖还强调,“同意大家要一起为行业发展努力,对我爱我家内部事情没有任何观点”。

左晖在明确不背锅之后,这场电话罗生门的传鼓花落在了我爱我家董事长谢勇手上。截至目前,谢勇未出面澄清,尽管左晖晒出了通话记录和聊天截图。

击鼓声未停,谢勇依然沉默地把花拈在手里。花似乎已经传不下去了。

所有这一切,源于8月初的一篇关于房租被炒高的吐槽网帖,如今这场中国房产中介高层的“宫斗戏”,变成了房租暴涨之下的一个颇值得玩味的片段。

涨涨涨

8月1日,陈先生化名“xianpian”在水木论坛发了一篇帖子称:“自家房子要出租,在天通苑,120平方米三居,心理预期是7500元很不错了,来了自如和蛋壳两帮人,自如报价8500元,租11个月,蛋壳给加价到9000元,自如报价提高到9500元,蛋壳急了,说总比自如高300,最后几轮过后蛋壳给到每月10800元,租11个月……”

听起来很像竞拍现场,但拍卖的是租房者们的刚需,最后出钱的还是他们。焦虑一直都存在,只差一个触发点。这个帖子很快便被发现,在多数人的朋友圈里被刷屏。

自如和蛋壳是都是长租公寓品牌,这两位竞争者不止在北京交锋。自如是链家旗下品牌,如今在北京、深圳、上海、成都、武汉等九个城市布局,巧合的是,蛋壳公寓的业务也不偏不倚的落在这九个城市。

随后,自如发布了《关于天通苑租金事件的说明》,称水木论坛中发帖事件为不实传闻,自如房源库中从未收录过天通苑西二区120平米三居室的户型。此外,自如认为长租公寓首先不具备影响操作整个租赁市场价格的能力。

蛋壳公寓方面对AI财经社表示,创立以来不存在高价争夺房源的行为,此次的声音起源是不实消息,蛋壳公寓已诉诸法律程序。

但房价的确在涨。近三个月以来,北京房租的飞速增长,不断考验着北漂一族对于北京的热爱。

根据中国房地产协会官方网站统计数据,北京平均租金同比上涨21.89%。而涨幅最明显的区,比如通州区、昌平区和大兴区,同比上涨超过30%。其它的区的同比涨幅基本也都超过10%。

根据贝壳研究院Real data的一组数据显示:2018年7月北京租赁成交环比增加19.2%,单平米月租金为91.5元;东城区和顺义区环比涨幅分别为10.5%和10.7%;新奥洋房、三义庙北和城华园三个社区的环比涨幅分别为36.1%、28.4%和24.5%。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告诉AI财经社,租赁市场如果只有三方中介,影响不大。但现在中介已经普遍性的在做投资业务,赚差价。一般都锁定3-5年的租期,这种情况下,未来租金上涨,都是中介的利润。此外中低端房源被中介整合包装成中高端租赁房源,也明显提高了租金。

根据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报道,租房中介们则认为,“锅”主要在供给端上。贝壳研究院提供的报告《北京租金上涨的真相》中称,近来北京市集中清理与拆除违规公寓、群租房以及隔断房等不符合消防安全的租赁住房,导致市场上低端租赁房源减少。

除了中介、资本、供需、时间等因素,房东方面也对房租产生影响。一名地产中介告诉AI财经社,即便有些房源未被中介收纳,但房东租房时都会在网上查找数据作对比。一旦小区内有些房源在网上挂出比较高的价格,其实就会带动整个小区域的上涨。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胡景晖在8月17日的一场电话会议中表示,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在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而且这些长租公寓重装修、N+1出租模式加剧了租房价格上涨,长租公寓企业一味满足资本市场的胃口,现在发展严重跑偏了。

胡景晖是中国房产领域资深人士,30岁加入我爱我家,成为创始元老。他毕业于北京大学,在进入我爱我家之前,先后在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美国IDG、ABB中国公司、北京博雅阁广告公司等公司任职。进入我爱我家之后,胡景晖主要负责公司市场与战略研究、企划与品牌、业务推广及企业文化建设等工作。

胡景晖的一席话,相当于打了一些房产中介的脸。随即,8月17日下午,北京住建委联合市银监局、市金融局、市税务局等部门,集中约谈链家旗下自如、我爱我家旗下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

随后,在不足36个小时内,房产中介大佬们就上演了开头一幕。张大伟分析,胡景晖辞职的原因就是被资本抛弃了。“我爱我家上市了,换了管理层。”张大伟对AI财经社这样解释。

胡景晖辞职后也对雷帝网表示,我爱我家上市有上市的好处,但不好的地方是容易被资本所绑架,以前的我爱我家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

据悉,2017年,我爱我家以50多亿的价格“卖身”昆百大A。一年之后,2018年4月,上市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我爱我家”。2018年4月,原昆百大A控制人谢勇以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总裁身份出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称上市后的我爱我家在二手房和新房业务方面并没有大规模扩张计划。?

4个小时的“末日审判”

在这场电话罗生门发生之后,AI财经社对话了我爱我家原副总裁胡景晖,回顾事件始末,在这36小时大起大落的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AI财经社:昨天的事件算是离职的一个导火索吗?

胡:是个导火索。当我代表行业、 老百姓,也算是代表我爱我家发声的时候,一个竞争对手董事长的电话,就可以让我失声。那我没法再干下去了。

第二,我想告诉诸位老板,现在中国已经真正进入一个职业经理人的时代。这个市场,不是一个老板说的算了。职业经理人的意见、操守和能力也很重要。不要以为谁发工资谁就牛X,职业经理人才是这个行业的未来。

AI财经社:我看到你在早上采访中说,谢勇给你打了一个电话是吧?

胡:不是,是这样的。是链家的董事长左晖给我们的董事长谢勇打了个电话,说“你管住老胡,不要让他再攻击我们了,否则我整个链家在舆情上要跟我爱我家全面宣战。我爱我家是上市公司,你怕股票跌吧?所以你管住老胡。”然后谢勇就真的怕了,就找我谈话。

AI财经社:他们的谈话内容是谁跟你讲的?

胡:谢勇本人面对面跟我讲的。

AI财经社:8月17日早上你接受采访,当天下午我爱我家发出声明,第二天就辞职,为什么要这么快就决定辞职?

胡:8月17日上午9点半到10点半,我开了那个媒体的电话会议,就那些租赁的事情。然后,中午就有记者曝出新闻。下午1点22分,谢勇就找我谈话。他把我叫到办公室,就是一顿臭骂。对,1点22分,就是这么快。在此之前,他和左晖已经通了电话。

AI财经社:谈了多久?谈了什么?谢勇情绪怎么样?

胡:谈了一下午,足足谈了4个小时,那就是末日审判,就是末日审判。谢勇情绪平和,还带有一些埋怨责怪和对我发怒的表情。第一方案是让我放长假休息,换句话说就是让我出局。我说,“我这么多年来,就是一个工作狂,如果你让我放长假,我不知道该干什么。”谈了很长时间,后来谢勇说,品牌中心不让我管了,让我去管研究院和海外业务。本来已经谈妥了,但是谈妥完了之后,他们又做了一系列让我不开心的事情。比如直接找了我的手下——我分管的品牌中心的总监,写了一份那个声明。就是媒体公布的那个声明,说胡景晖对媒体讲的话,仅代表他个人观点。

AI财经社:也就是他一边找你谈话,一边派你的下属写声明

胡:找我谈话之前就安排好了。我开完会,我手下如实跟我汇报说:“我实在没办法,才简单写了几条。”他们迫不及待要在昨天下班前把这个声明发出去。我的手下掩护了我,最后还是下班后发了。我的那个员工是孔子79代后人,价值观没问题。他不愿意发,说都下班了。他们太着急了,天哪,这还是人吗?还有人性吗?下周一,看看000560(注我爱我家)的股票有没有跌停。

AI财经社:作出决定之后,你又做了什么?

胡:因为品牌中心,我不能管了。所以,我跟该部门的小伙伴们吃涮羊肉告别。就在北五环那边。

AI财经社:你觉得离开之后,会有员工跟你走吗?或者会影响我爱我家在员工中的形象吗?

胡:这我不敢说。我也没有煽动他们。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看。我不知道整个公司6万员工会怎么看。这么一个“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我的原则非常简单,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你对我好,我对你加倍好。

AI财经社:之前你有过离职的想法么?

胡:没有。我本来打算在这里干到退休的,但现在已经不可能了。他们就这样对待老员工,“亲者痛,仇者快”。我还不离开这家公司吗?

AI财经社:这是你在我爱我家18年生涯里面,最失望的一件事么?

胡:最伤心。伤透我的心。好人没好报。

“一个电话就逼我辞职,

我能不翻脸吗?”

AI财经社:开头你说,你一直以来的怨是什么?

胡:我爱我家的工资、绩效、奖金,股权,不是一点问题,是很大的问题。18年来我做了这么多,就是一个傻X。几周之前,我们的老董事长回国跟我聊天,我说老大,你算基本上岸了。2018年3月2号之后,谢勇主政。之前你是董事长,你觉得你亏欠我了吗?他怎么回答?他不敢回答这个问题。然后,他动用各种手段,到处散布谣言,不但不愿意给我钱,还散播说我有精神病,说我追着他要钱,说我想钱想疯了。

在他回了新西兰之后,我给他发了一个微信。我说不念过往,不惧未来。在最好的时代,做最好的自己。什么意思?不念过往,就是说,以前的事儿,一笔勾销,虽然我认为你亏欠了我,你应该补偿我,但是你不愿意补偿吗?觉得钱很重要。啊,那算了,我不要钱了。

不惧未来,是说给谁听的,是说给谢勇听的。我跟你并肩作战,在最好的时代,做最好的自己。但是换来的结果是,左晖一个电话,他就暴跳如雷臭骂我。那我觉得,董事长从资本家的角度来讲,都是如出一辙,就没得可聊了。所以,我终于明白,在今天的中国,如果你想跟资本家平等的对话,就是你也变成资本家。

AI财经社:你的待遇到底是一个什么水平?

胡:这么跟你说,我一年到头拿到手的钱,不到我们一个城市公司总经理拿到手的1/3,虽然我是集团的副总裁。如果拿行业的通行标准,我随便开个玩笑,毛大庆如果继续在万科的话,我一年的收入,不及毛大庆的1/6。

AI财经社:那你为什么还要留下来?

胡:我在圈里说,我每天早晨走进公司的办公大楼,最让我开心的就是,那些基层的、普通的、甚至刚来的员工会跟我说一句,胡总,早晨好。

AI财经社:我看你18年前就进了我爱我家,当时你30岁,现在47岁。那时候,我爱我家是一种什么情况呢?

胡:那个时候,我爱我家北京只有30多家店,今天有600多家店,3500家门店,6万名员工。那个时候还只有九个城市分公司,如今不算雄安有17个,如果加上芝加哥和我一手创建的迪拜分公司,就有19个。18年我呕心沥血为这家公司。现在,这家公司已经全球化了。国际业务、海外业务是我胡景晖在2013年开始一手打造的。我的工作时间,一天经常18个小时。我在这家公司,很少有周六周日,我儿子都快不认得我。前一段时间,我爱我家跟58同城整合,十天之内,我有五天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我老婆认为我在外边有人了。

AI财经社:你儿子多大?

胡:今年7岁。本来,现在应该还有一个女儿。2016年公司搬家,临时给我派了个装修任务。是因为到了中途,负责的副总裁被辞职,我临危受命。当时总裁说,“看好你,因为你手脚干净。”最后,我为公司省了1300万。但是,我一毛钱的好处,一毛钱的奖励都没有得到。由于我接手了这个装修的工程,事务繁杂,脾气暴躁,老跟家人吵架,直接导致老婆在12周停育。孩子流产,流产的孩子已经有人形儿了。如果没有这件事儿,我的女儿已经跟着我跑来跑去了。我最喜欢女儿。

AI财经社:我看到你在昨天电话会议里讲,我们我爱我家不会这么干,不会通过重装修方式推高租房成本。如今,你所说言论不代表我爱我家,现在也离职了。那你现在觉得,我爱我家会这么做吗?

胡:这一点是对的。我跟谢勇讲,人家要办我们,我说老大你怕什么?我们屁股上又没有屎。本来就是他们做错了,我们不用怕。相寓(我爱我家旗下平台)是整个长租公寓领域唯一挣钱的企业,其它企业都不挣钱。如果不挣钱,长期这样下去,还会有后续资本进来吗?一定没有了。当后续资本进不来的时候,他们长期亏损,最后就是资金链断裂,资金断链就没法向业主付房租,一旦没法向业主租房租,业主就会驱赶租客,那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的租客流落街头。谁愿意看到这个局面?

我说,我也不是针对链家,是因为一再有媒体给我打电话问,为什么房租涨的这么快?因为媒体已经有预测的结论:房租涨这么快,与自如、蛋壳高价收房有关系。他们就问,我爱我家是不是也这样做了?所以,我就是告诉媒体,我爱我家没这么做。我回应媒体的初衷,并不是要去主动挑衅链家,尽管他们做错了。

AI财经社:谢勇怎么回答的?

胡:谢勇说:“现在这个阶段,我只想埋头做事,我不想得罪链家。”但18年呕心沥血,左晖一个电话就可以逼着我辞职。你说我能不翻脸吗?

不再给别人打工

AI财经社:那你之前的定位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对么?

胡:对啊,我之前不是老板,我是职业经理人。

AI财经社:那你在朋友圈里讲的,自己要创业,是因为这件事吗?

胡:对啊。是因为这次事件啊,不想也不要跟人打工。我这么多年一直打工,就是这么一个结果,随时被人家卡掉。所以我不要再打工了,我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我要和志同道合的人站在一起。

AI财经社:你说的志同道合,指的是什么?

胡:更高一点的事,比如说资源整合。我发挥我的行业外交能力,做私募资本,通过资本进行产业资源的重新组合,整合资源对外发声。通过私募基金,我要把中国的很多行业变得效率更高,同时一定要承担社会价值,承担社会责任,成为中国梦的一部分。

AI财经社:创业有什么具体的想法么?

胡:我在这说,我胡景晖个人创业的计划是,三个月以后,就会有一个以我胡景晖的名字命名的景晖私募基金。开业酒会将在丽思卡尔顿举行。我会请谢勇董事长都出席的。他们来不来无所谓,但我该做的要做。

今天我已经没有任何title了。唯一的title,就是胡景晖这三个字,我觉得仅凭这三个字,我可以行走江湖,踏遍全世界。

AI财经社:我看你的微信名叫胡一刀,发现你的说话风格,有点武侠风。

胡:粉身碎骨,万死不辞。侠义人生,笑傲江湖。

AI财经社:我看你在朋友圈里边,提到一带一路和中国梦,感觉很重视社会责任感。

胡:我是北京大学毕业的,北大学校有个碑上,有这么一句话:“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高中是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我是第一届由学生直接投票选出来的学生会主席,由学生选举出来的。

这已经不是我爱我家一个公司的问题了,这是价值观的问题,是民生的问题。我胡景晖做事堂堂正正,问心无愧,为什么在今天的社会,遭遇到如此的待遇?刚进入北京的大学生,那些满怀着希望进入这个城市,想生根发芽的年轻人,刚进社会,就在租房上就被泼了一头冷水。如果都是这样,中国还有希望吗?

AI财经社:上个月末,我看到你跟贝壳找房CMO宋琦有过争吵。从中也会看到你的一些性格。你有没有觉得,你的性格上的一些因素,会让大家觉得有一些不舒服?

胡:有可能。但是时代需要这样的人。我出生在湖南长沙。无湘不成军,老子不怕邪嘛,这就是我们湖南人的性格。我2岁到了北京,北京人又讲究有理有面,局气。

AI财经社:那你觉得这次事件给你什么教训?

胡:不给别人打工。我觉得还有几方面,需要敬告职场的所有朋友们。

第一,绩效、奖金、工资、股权等各种激励,我以前从来不去争。因为我认为我的价值,老板应该能够看到,所以呢,我从来不去争。但今天我反思,这是错误的。职场的原则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我恰恰不太会哭,所以这么多年,我吃了亏。

第二,我非常支持大家创业。作为一个打工的人,你和老板交谈,永远得不到你满意的答案。如果你想跟老板对话,唯一的方法就是,你也是老板。

我今天必须做事情,给住建部看,给资本市场看,给谢勇和左晖看。

(杨雅芳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热词搜索:kisscat官方旗舰店,kisstudou,kiwi,龙族3下,龙珠改全集,龙珠第四部

上一篇: 德国计划更新核攻击机,美国力推本国战机出口
下一篇: 夫妇租房20年培养3个学霸子女:教育是最好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