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正文

北极光 神秘的精灵之舞


更新日期:2018-10-12 09:42:35来源:网络点击:268106
80s手机电影mp3下载,80s手机电影mp4下载 高清,80s手机电影mp4下载67,中国公安大学分数线,中国工业设计在线,中国工商银行余额查询

当我再回看那晚在基律纳拍摄到的极光照片时,我的心情还像最初看到时那样激动。天空被染成神秘的绿色,不停变换的极光犹如一道画笔,在黑暗的天空中不停的挥洒,画出跳动的形状,给这寒冷又寂静的夜空,带来动感又绚丽的影像。

2018年的除夕夜,我作为一个交换生,在遥远的瑞典学习。按常理,瑞典人的新年已经在圣诞节和元旦庆祝狂欢完了,所以中国的农历新年,在瑞典与平日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广场上,有舞龙表演,比起国内过年时大街小巷里热闹的繁荣气象,那还是差了很远的。

于是,我们几个小伙伴决定,趁着周末,要创造一个过年的仪式感,去北极圈——基律纳看极光。于是,基律纳,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在我们的心里回荡,我们充满了期待和向往,一天的时间里,仿佛耳畔都是“基律纳”的声音,我们的血液里都澎湃着“基律纳”的旋律。

我们买了从北雪平到基律纳的夜火车,也就是国内的绿皮火车,票价贵的惊人,往返合人民币二千多元。坐上火车后,我们遇到几个中国人,大家的终点都是极圈里的地点——基律纳,或者更远的阿比斯库,都是去看极光的。

火车一路向北,虽然室外的温度很低,但是火车里的暖气非常足,大家都觉得非常温暖。半夜睡觉我们总是在摇摇晃晃中醒来,会不由自主地拿起手机,看看地图里不断向北极圈位置挪动的坐标,看着向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边缘移动的蓝点,我们的心里隐隐有着激动。偶尔,我打开窗帘,看看窗外,火车在黑夜里穿过一片又一片的森林,一棵又一棵的树像连成片似的向身后黑影一样退去又涌过来,渐渐地,铁路两旁的雪也能看到一点轮廓了,雪越来越厚,有些地方都有一人多高,那气势,我们仿佛在雪的防空洞里穿行。

上午十点左右,我们顺利到达了基律纳站,梦中的基律纳终于到了。

我们在当地报了一个旅游团,计划在森林小木屋里住一晚。因为我们已做好功课,我们知道,所有的极光都无法在城市里观看,因为城市里有光污染,所以只有到远离城市的森林里去看极光,那才能看得真切,看得精彩。

下火车后,我们便乘坐雪地摩托赶往那片森林。雪地摩托行驶在厚厚的雪里,地下是厚冰,厚冰的下面,是一个大湖。在交换摩托驾驶人的间隙,我试了试雪的厚度,我身高将近一米七,这雪至少有一米高。我们在雪地里尽情撒欢,人躺下去就是一个大坑。

到达营地后,我们开始体验田园生活,劈柴,在冰面上钻孔打水,滑雪,品尝鹿肉汤,雀跃的等待着夜晚的到来。晚上七八点,我们去湖面上看了看,一片漆黑,用相机长时间曝光能看到远处有一点点绿光。抬头看,头顶满是点点繁星,回头看,背后是斑斑星光。等了一会儿没有出现极光,预报极光要在几小时后才能出现,我们就回到小木屋取暖聊天了。

晚上十点多,营地小姐姐来送水,她告诉我们现在激光非常强烈,可以去湖边看看了,我们激动得立马从床上跳起来,拿上相机,带上手套,全副武装,奔向门外。一打开门,看到天空是绿色的,我们无比激动。本来寂静的森林里,一下子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呐喊声,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那意思肯定是“看这强烈的极光太美了”,大家都在为这绚丽的极光欢呼。下午来到这里时,我还以为除了我们这些来观光的零星的游人,这里肯定没有什么居民,但此时此刻,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的人。

走到湖边开阔的地方,我们看到刚才有微弱的绿光的地方,现在是一条弧形的绿光带,形状有点像彩虹,右侧一端形状在不断变换。渐渐地,我们的头顶上也多了一条绿带,这大面积的极光照亮了整个天空,刚才还一片漆黑,刹那间头顶是一片光亮。这极光变换的很快,不知道是哪里的作用力,它的形状像是把路过的风染上了极光的绿色,满天都有了绿,一瞬间就定了形;又像是有人在天空中轻轻的吹动这条绿带,让它不停的变换形状。那种变幻实在是太奇妙了,似乎有人为的控制,又似乎随着人的想象在挥洒激情……那场面实在是太壮观了。

我回到森林木屋旁,想换个角度看极光,森林里有树木遮挡,看到的极光就不像湖面上那样壮阔,在以松树和木屋为前景的地面上看,这极光多了一层神秘感。我一个人静悄悄的看着松树间的天空,有一瞬间我仿佛看到天空中有人用一支荧光的绿色画笔在创作,述说着他的思想,抒发着他的感情。我仿佛能感受到这股神秘的力量,在无声的变换中,强烈的涌动着。

极光不仅有绿色的,还有红色的。这需要借助照相机拍摄才能看到,要把照相机放置在手动档上,经过长时间曝光后,生成的照片就有红色的了。当晚温度显示是零下27度,本来就怕冷的我,穿了一件貂毛衣,两个羽绒服,也依然抵抗不了这刺骨的寒冷。我的脚底已经冷得没有了知觉,为了看到红色极光,我把手套去掉,用手摸到相机的外壁,就像是被一层密密麻麻的针扎了一样的疼。相机电池也很快就告急了,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受得了这极寒的天气。我想用长时间的曝光来留下红色极光失败了,实在是太冷了,我回到木屋,把手放在炉火旁烤火,慢慢恢复一点知觉,指尖开始有一阵阵胀疼,感觉想把手指切断才能缓解那疼痛。那真的是太冷了!

等手脚恢复得稍好些了,相机也回到正常状态,我又抓紧时间冲出木屋,继续去拍那激光。这一次,终于成功了。

在这寒冷的天空下,看到极光,真的是是非常幸运了。营地的小姐姐告诉我们,这是今年以来最强烈的一次极光,上一次是2017年圣诞节的时候。而且看极光也需要好天气,如果是下雪天,那是看不到的。夜空必须是晴朗的才可以。

正是在这纯净黑暗的夜空,衬托了强烈的极光;在最寒冷的地方,感受地球的神秘力量;在离北极最近的地方,见到了神秘的光亮。世之奇伟瑰怪,常在于险远。我们千里迢迢到极圈,于至寒处见绿火,于黑暗处见明光。

虽然离极光之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可我回想起那一个无与伦比的夜空,心里还是感到激动。这场景也就像昨晚才发生。变幻多姿的绿色光带,光影下欢呼的人们,森林里被雪厚厚盖住的木屋,都是无边的黑夜里,温暖的星辰。

冬日的北极圈,除了冰雪覆盖,就

是漫漫黑夜,这强烈的极光,便是极圈的黑白世界里,吉祥的光亮。

北京印刷学院 周戎韬

相关热词搜索:80s手机电影mp3下载,80s手机电影mp4下载 高清,80s手机电影mp4下载67,中国公安大学分数线,中国工业设计在线,中国工商银行余额查询

上一篇: 女足运动员脱下球衣开起烧烤店 曾拿过足协杯亚军
下一篇: 毕加索早期作品的灵感之源